<meter id="nddlp"><strong id="nddlp"></strong></meter>

  • <output id="nddlp"></output>
    <output id="nddlp"><legend id="nddlp"></legend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nddlp"></code>
    1. 南通新闻-资讯-生活第一门户 南通网首页
      新闻 南通时政 南通服务 互动 公告活动 爆 料 台 汽车 汽车行情 汽车保养 南通论坛
      娱乐 娱情八卦 电影电视 图片 图?#30340;?#36890; 酷图热图 房产 热点楼盘 房价曝光 数字报纸
      您的当前位置: 新闻>>江海文化 >> 正文

      “中国”:历代共享的通用国名

      2018-09-30 09:57:48 来源:

      □黄兴涛

      “中国”作为国名很早就存在,它既是一种中国人延续下来的国?#39029;?#35859;习惯,更蕴含着丰富深厚的历史信息和文化意义。以往学界以“中国”作为“中华民国”的“简称”而成为正式的现代国名的观点,现在看来未必靠得住。据笔者考察,民国以来,并没有哪个正式颁发的宪法乃至草案型的宪法,有过类似的“简称”规定。其实它是数千年王朝国家通称“中国”的某种历史延续。这一点从1911年11月11日武昌起义的革命党人成立谋?#28304;?#21518;,公开声明的五项决定中“称中国为中华民国”的说法(张难先:《湖北革命知之录》,见《辛亥革命在湖北史料选辑》,湖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,第149页)可以得到集中体现。由于辛亥革命时,王朝国家因“中华民国”的建立而根本转型,“中国”或“中华”也就从王朝通称转而变成与新建的“中华民国”可对等互换的另一个习惯性国名。笔者以为,与其说“中国”是“中华民国”的简称,不如说“中华民国”是以否定帝制之王朝国家的新的形式,再次确认了“中国”这个历代王朝共享之通用国名,从而实现了一种独特的历史延续。

      相对固定称谓的形成,有一个历史过程

      实际上,作为各朝代通称的传统国名之“中国?#20445;?#19981;仅被入关后的清朝统治者和一般臣民用为与“大清”对等的习惯性国名,明末清初以降也得到西方列强的了解和使用。

      应该指出,China、Chine和Cina等成为欧美流传至今的对应汉字“中国”国名的相对固定称谓,有一个历史过程。

      早在明末清初,这一过程实际上就已逐渐开始。明末时,法国传教士金尼阁将?#29420;?#29595;窦中国札记》一书整理后在欧洲出版,风行一时。书中明确告知欧洲人:这个古老的帝国曾以各种名称为欧人所知悉,最古老的名称是Sina,马可波罗称之为Cathay,“最为人所知的名称China则是葡萄牙人起的?#20445;?#32780;葡萄牙人之所以称之为China,则是由交趾人和暹罗人称这个帝国为Cin而来。利玛窦还告诉欧洲人,“除了新王朝一来就取一个名字以外,这个国?#19968;?#26377;一个各个时代一直沿用的称号,有时候别的名字就和这个称号连用。今天我们通常称呼这个国家为中国(Ciumquo)或中华(Ciumhoa),第一个?#26102;硎就?#22269;,另一个?#26102;?#31034;花园。两个?#21490;?#22312;一起就被翻译为‘位于中央’。我听说之所以叫这个名称是因为中国人认为天圆地方,而中国则位于这块平原的中央”。

      在当时通行的汉语词汇中,作为人们熟知的国名,唯有“中国”或“中华?#26412;?#26377;可与China(Chinese Empire)、Chine、Cina等古今相续之内容相互对应的历史纵深。各具体王朝之名如汉、唐、明、清等,均无一能够胜任。事实上,明清以降的中西历史上,可以说China、Chine、Cina等与“中国”或“中华”的国名之间,具有某种相互对应、规约、彼此互动的特性。无论中国是改朝换代还是建立民国,西方?#26082;?#20064;惯保持不变地称之为China、Chine、Cina,与此同时,“中国”或“中华”的贯通性国名,在国际舞台沿用并实现其一定程度的意义转换,最终成为通用的现代国家名称。

      正如越来越多的学者所指出的那样,从康熙时代开始,“中国”作为与“大清”同义且更为西方人所熟悉的延续性国名开始进入近代国际条约(如《尼布楚条约》)。尤其是清中叶以后,“中国”或“中华”作为与“大清国”含义相同并可互换的另一个主权国家国名,更是直接与China等词对应,与西方列国在表面对等的主权条约国意义上使用,并得到各种国际条约的中外对照本之习惯性运用与“承认”。如1842年中英第一个不平等条约“江宁(南京)条约”的汉文文本中,就是“中国”和“大清?#34987;?#29992;不分的;中法“黄埔条约”亦然。而中美第一个不平等条约“望厦条约”的汉文文本开头称清朝为“中华大清国?#20445;?#32467;尾签字处则注明“大?#29616;?#22269;钦差全权大臣驻中华顾盛”。十余年后的中美“天津条约”里,也称清朝为“中华大清国?#20445;?#31216;大清?#23454;?#20026;“中华大?#23454;邸薄?/p>

     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当时最主要的西方强国在与中国签署条约的本国文字条约文本中,有时干脆就直接将“大清”二字译成China。如中英“南京条约”的英文本里,大清?#23454;?#30340;对应词就写作Emperor of China;大清国也直?#26377;?#20316;Chinese Empire。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这一问题,我们不妨再以1868年《中美天津条约续增条款》(又称“蒲安臣条约?#20445;?#20013;首次涉及中外“国籍”问题的条款文字,来进一步加以说明,因为现代“国籍”问题通常都与“国名”称谓紧密相关。该条约汉文版的第五款和第六款规定:“大清国与大美国切念民人前往各国,或愿常住入籍,或随时来往,总听其自便,不得禁阻为是。”为了显示其有别于其他西方列强,美国还在条约第八条中特别表示:“凡无故干预代谋别国内治之事,美国向不以为然。至于中国之内治,美国声明并无干预之权及催?#25163;?#24847;……总由中国?#23454;?#33258;主酌度办理。”该条约的英文版,无论是“大清大?#23454;邸被?#26159;“中国大?#23454;邸保?#19968;律?#23478;?#25104;Emperor of China,完全不加区分。

      1869年,特别看重《中美天津条约续增条款》在中美关系史?#29616;?#37325;要地位的美国传教士倪维斯(John Livingston Nevius),特将该条约作为附录收进其英文名著《中国与中国人》一书。同时,该书关于中国的国名部?#32622;?#30830;指出:“中国人讲起?#32422;?#30340;国名,最常用的是‘中国’(Chung Kwoh)Middle Kingdom;另一个名字是‘中华国’(Chung Hua-Kwoh)Middle Flowery Kingdom;……此外,统治王朝的各朝代名称也经常被用,?#28909;?#30446;前就又称作‘大清国’(Ta Tsing-Kwoh)。”可见,当年美国人对于中国的王朝名和历朝通称国名的混用,就已然十分清楚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作为汉字文化圈内野心勃勃的东亚国家,日本对作为国名的汉字词“中国”和“中华”字面上体现的某些内涵十?#32622;?#24863;和反感。1871年,中日两国在商?#33267;?#32422;标题时,日方就认为题头与日本并称的“中国”称谓有失妥?#20445;?#20013;国系对己邦边疆荒服而言,约内两国相称,明书国号为正”。?#28304;耍?#20013;方强硬地回应道:“我中华之称中国,自上古迄今,由来已久。?#20174;?#21508;国立约,?#36164;?#20889;大清国字样,其条款内皆称中国,?#28216;?#20889;改国号之例。来笺谓己邦边疆荒服而言,似属误会,未便照改”。显然,中方认为“中国”乃是与“大清”对等、对外亦可使用的国号,不能?#35851;洹?#20294;深谋远虑的日方却并未就此罢休,在条约付署之际,又再度重申了不可用“中国”作为条约起首处国家之称的理由:“中国,东起满洲、朝鲜,西至西藏、后藏、昆仑山,若将其域内称作中国,那么其域外之地岂不是要被视作外夷?说到底就是要以‘中国’自居。”最后,主持中方修约的李鸿章作出让步,商定条约起首处以“大清(国)”和“大日本(国)”并称,而中文文本内是否与“大清”同等使用“中国”之称,则随中国之便。

      晚清时期得到中外广泛应用

      晚清时期,不仅在平时的对外照会等外交文书中,“中国”作为国名使用早已成为常态,在各国对华照会、来华使节?#23454;?#22269;书等汉文本中,以“中国”“中华”的国名来称“大清”的,也已经成为常态(如1871年德国来华使节所递交的国书中,就有“中国大?#23454;邸?#20043;称;中国使节访问欧洲各国,瑞典、荷兰等国在“回书”中,一开?#23478;?#37117;?#30452;?#26159;该国国君“问中国?#23454;?#22909;”或“问中国至高有权之?#23454;?#22909;”等。同时,在中外人士所创办的各类新兴中文报刊上,以“中国”指称大清王朝所代表的历史悠久的国家,更是司空见惯,而且总体呈越来越多之势。

     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,清末新政时期,不仅日常习惯,而且清朝官方颁布的正式条例、国家章程和重大法规方面,以“中国”作为国名自称的做法,更为流行并且相当正式。如1903年底和1904年初清朝学部颁布、标志教育近代化转型的重大法规《奏订学堂章程》里,就随处可见以“中国”作为现代国名的自觉称谓,反而较少使用“大清”字样,有时需要用“大清”时,也往往称之为“本朝”。在这?#32771;?#20026;重要的教育法规里,不仅诸如“中国文学”“中国历史”和“中国地理”等成为各级学校正规的课程名称,而且“中国文学门”和“中国史学门”等还成为文科大学的学科门类名称,“中国历史?#20445;?#25110;直接称为“中国史?#20445;?#35838;程要求讲授的内容,均包括有史以来中国各民族建立的全部朝代的历史。如其中的《高等小学堂章程》就规定,“中国历史”课“其要义在陈述黄帝尧舜以来历朝治乱兴衰大略,俾知古今世界之变迁”。至于有关“大清”的历?#25151;危?#21017;名之为“中国本朝史”。

      清末时,作为教科书用的各种以“中国历史”命名的著作已纷纷涌现,这也是同“中国”作为现代国名的习惯使用相伴随的历史现象。像得到清朝学?#21487;?#35746;推广、供中学堂和师范学堂使用的汪荣宝著《中国历史教科书》(原初名为“本朝史讲义?#20445;?#20197;及?#34385;?#24180;编、同样得到学?#21487;?#23450;通行的《中学中国历史教科书》等,都是如此,它们体现了清末朝廷的意志。如前者一开篇即写道:“本朝史者,中国史之一部,即全史中之最近世史也。中国之建邦远在五千年以前,有世界最长之历史,又其文化为古来东洋诸国之冠。”这类以“中国”为名,包括各民族主导中国历史内容的通史书写,意义重大。

      与新的“中国历史?#31508;?#20889;相伴随的,则是以汉语作为“共通语”的“国语”运动之发轫。《高等小学堂章程》“中国文学”课程就规定小学生“必使习通行之官话,期于全国语言统一,民志因以团结”。1909年,东三省蒙务?#20013;?#39046;荣德以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最新国文教科书》为底本,译成《满蒙汉合?#21040;?#31185;书》,供蒙人学习汉语汉文之用,并由东三省总督锡良奏请朝廷批准发行。其第23课概说“中国”时,就以三种文字呼吁:“吾既为中国人,安可不爱中国乎?”

     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,1906年,沈家本和伍廷芳等奉令修订刑法和诉讼法草案,其中凡涉及中外国?#24335;?#28041;部分,均称本国为“中国?#20445;?#26412;国人为“中国人”“中国人民”和“中国臣民”等.更值得关注的是,1909年,正在尝试“预备立宪”的清廷,通过了《大清国籍条例》,该法除了标题之外,整个正文中都没有一个“大清?#20445;?#32780;全被“中国”和“中国人”所取代。如它的第一章“固有籍”就规定:“第一条凡左列?#35828;?#19981;论是否生于中国地方均属中国国籍:一、生而父为中国人者;二、生于父死以后,而父死时为中国人者;三、母为中国人,而父无可考或无国籍者。”宣统二年(1910年),清政府为筹备预备立宪、要求学?#23458;?#25104;编写并审定发行了《国民必读课本》,其中也以“中国”作为国名,声称“中国居于亚细亚之东部,土地最广(约占亚洲三?#31181;?#19968;),人口最多(约四万万五千万)……”

      在笔者看来,此时可以说已基本奠定了“中国”作为现代国家名称的合法性,也奠定了包含汉满蒙回藏等各族人民在内的“中国人”作为现代国民身份认同的政?#20301;?#30784;。清代是中国历史上各主要民族大规模碰撞与空前融合的时期,也是中国与当时主导“现代世界体系”的西方列强直接接触、冲突并深受其影响的时代。正是在这一历史阶段,尤其是该阶段的后期,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开启了从传统向现代的初步转型。

      一键分享至

      相关新闻

      酷图热图

      2018CBDF中国?溧 ...
      我国成功发射陆地 ...
      中国成功发射陆地 ...
      航拍淮安白马湖畔 ...

      南通日报社 2009-2016 版权所有

      苏ICP备08106468号

      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登、转载的各种图片、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      电话:0513-85118941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联系地址:中国江苏省南通?#24418;?#23546;路10号

      管家婆一肖中特资料
      <meter id="nddlp"><strong id="nddlp"></strong></meter>

    2. <output id="nddlp"></output>
      <output id="nddlp"><legend id="nddlp"></legend></output>
      <code id="nddlp"></code>
      1. <meter id="nddlp"><strong id="nddlp"></strong></meter>

      2. <output id="nddlp"></output>
        <output id="nddlp"><legend id="nddlp"></legend></output>
        <code id="nddlp"></code>